original post date: 2016 Sep. 14
from 爽報/週三聽爽爽專欄

馬頔唱著千萬人中只為一人的孤寂,宋冬野唱著北漂人的心情,他們音樂寂寞而哀傷,背景是無邊的山海。而許鈞,他也孤獨,但他比較喜歡正能量。

許鈞出身 2015 年的「中國好歌曲」,以民謠、鄉村和搖滾鼓舞一代青年。他的歌聲充滿力量,瀟灑地唱困境、唱人生。談及未來他低聲呢喃:「就算道路崎嶇,石頭磨破腳底,誰在意?」無論如何也要用「明媚的天、入骨的風感受愛。」而談及消失的情愛,他說往後要「一笑用豪情聊傷害。」最後提醒自己:「切記不要與自身的平凡為敵。」

《萬松嶺》是許鈞於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完成,或許是世界的山川湖海使他開闊心胸與眼界,他攜著在杭州萬松嶺路生活的時光,在異地寫完第一張個人專輯。專輯前半情緒和編曲較為輕快,後半瞬間沉降轉為抒情,節奏律動明顯少了許多,對話的對象則由外界回到自身,從未來與愛情唱到當下與親情,最終回歸自己。

其實能明顯感受到,許鈞的歌大多是寫給自己、寫給身邊的親友,而非陌生的你我,但當我們途經他的音樂、他的故事,卻不知不覺地被感動。許鈞的能量和積極的態度絕不是打起精神呼口號,在歌聲中,你聽得見他走過歌裡的那些坎坷歲月的腳步,所以願意相信他,相信他的歌真有股突圍的力量能助你遠行。文/台灣音樂書寫團隊  Jessie C.

推薦聆聽:中了愛情一槍萬松嶺的嬉皮士、自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