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post date: 2016 Sep.
from 台灣搖滾映像誌

%e5%ae%8c%e6%95%b4%e6%96%87%e7%ab%a0%e4%b8%bb%e5%9c%96

晚間與 PiA 約在一間甜點店碰面,相談甚歡,無論什麼話題,最後一定會導向認真的內容。所謂「幽默」在 PiA 的新專輯中,並不是成為一個搞笑的人,而是在這樣一個荒唐又處處不合理的世界,或許只有「幽默」的邏輯能與之應對,「太認真就輸了!」大概是這樣的心情。

第一話:我是比較幽默

「我覺得我其實不是一個太知道自己是誰的人,但因為寫歌開始知道,原來我的個性是這樣,我喜歡什麼風格、什麼音樂,然後我的講話方式、說故事的方式原來是這樣,原來我可以接受自己穿高跟鞋。」

新輯標題曲〈我是比較幽默〉,其實是 PiA 最後一首寫出來的歌曲,「我是等到這首歌寫完,才覺得這張專輯差不多了,我最想講的話終於想出來了,這張概念變得很完整。」她說。寫歌是 PiA 認識自己的方式,而「幽默」則是她歸納出屬於自己的樣子。PiA 回憶:「我跟小松時期寫的〈馬子狗〉、《生活不就是這樣》裡面的的〈嘿〉,這些都會讓人會心一笑,所以我覺得幽默應該是我一直很想強調的事情。當你面對荒唐的世界,你要怎麼樣在這裏存活?你必須要很幽默。」

新輯中的歌曲〈冰啤酒〉,裡面有一段出戲又好笑的聲樂,用演歌的調子誇張唱著,一問之下才知道,那原來是 PiA 自己的聲音!果然是幽默大師(蓋章)!另外,歌曲中的口白,則是 Bass 手阿修在錄音室外無心的碎念,意外帶來的好「笑」果。

ep1_0829

第二話:我是比較女明星

「認識陳昇之後我覺得,表演這件事很重要。我以前真的很素、妝也很淡,衣服也是隨便穿、很休閒,但現在我會覺得,你必須先尊重你自己的狀態,你才能夠把你的東西丟出來給別人,這是對你自己的工作敬業的態度。」

於是,《我是比較幽默》的專輯發片場,才有浩浩蕩蕩的十幾人的大編制,以及專輯封面精心設計過的打扮和 Pose。關於專輯封面,PiA 分享:「這個動作是我看到時尚雜誌裡面有 model 做,但他是做另外一邊,我覺得:『天哪~這個動作太帥了!』好像有點小女人、又有帥的感覺,所以那時候選擇這樣呈現。」

而要成為女明星,陳昇給 PiA 的建議是:「他覺得一個女歌手不可隨便穿,要是漂亮的,讓大家看到你女生的那個面向,但因為我個性比較中性,所以我一開始很不能適應,一直到這兩年我才可以接受穿高跟鞋演出,以前從來沒有過,大家都馬是 converse!」

 ep2_0831

第三話:我是比較 Old School

本以為地點選在甜點店,可以激發 PiA 的少女心,沒想到⋯⋯。

「我跟你說我吃東西的習慣是一個很傳統的人。」我開玩笑問:「所以早餐要吃稀飯?」PiA 答:「超愛!我就是吃飯可以吃很多,但不太喜歡吃零食的人,我一直到大學畢業自己一個人生活之後我才會吃零食,但也是很少。」

除了吃東西的習慣,她音樂風格當然也擺脫不了 Old School。「我有些朋友覺得我的音樂比較老派,我其實曾經有搖擺過,是不是應該要擺脫、應該要潮一點,但我就覺得我的內心就是住著一個老人,不應該去否定這件事,而是去接受這件事。」

而新輯裡最 Old School 的歌曲非〈青春的尾巴〉莫屬,這首歌是 PiA 對現在年紀的感悟:「對於未來想像,你可能會有很多擔心害怕的地方,但是不要因為這樣就忘記去享受每一個 moment,比方說,你可能今天在外面揮汗如雨地拍 MV,你覺得很煩,太陽那麼大,為什麼這個時間在這邊拍 MV 累死我了!可是換一個角度想,你以後會很懷念自己現在在這裡離流著汗拍 MV 的感覺。」

 ep3_0902

第四話:我是比較 R&B

過去 PiA 的音樂作品中不乏 R&B 曲風的歌曲,這次在第一張個人專輯《我是比較幽默》中又有更多發揮。從 PiA 樂團到只剩一人的 PiA 說:「一個人彈性這麼大,可以讓歌曲有他自己原本的樣子,而不是因為我只會木吉他,所以只用木吉他,或團員會哪些樂器就用哪些樂器,我覺得歌曲應該還有一個更好的樣子。」

談到這次專輯中比例相當高 R&B 歌曲,她有感而發:「台灣人習慣的節奏是搖滾,所以像我們拍手、打拍子都打在一三拍,但是 R&B 是打二四拍,跟爵士是同一類的,但台灣人就算你演 R&B 大家還是拍一三拍,因為所有人都聽搖滾比較多,大家接受到的訊息是長這樣的,這就是習慣。而且搖滾的 Grooving 很容易抓,但 R&B 比較 layback,跟爵士有點像,不是一般人可以抓到的感覺。但你要抓到那個節奏感,才會喜歡這個東西,所以純 R&B 其實是一個門檻很高的音樂,如果你做得不夠流行,台灣一般聽眾很難接受。」

R&B 話題正中 PiA 的興趣,她忍不住繼續往深處談:「R&B 其實是衍伸出來的產物,它其實不是一個很純的東西,你也可以說他是 fusion 的一種,它是很多種東西的結合,所以像〈我是比較幽默〉比較像 fusion,除了 R&B 之外有 Motown 還有 Funk 等等。」

 ep4_0904

第五話:我是比較宅宅

比起甜點和少女喜歡的小物,PiA 說:「問我電動之類我還比較有興趣!」她開始向我們詳細介紹起「星海爭霸」這款遊戲,什麼人類、蟲族、組隊與電腦對抗、電競大賽⋯⋯等,與遊戲相關的內容和劇情,如數家珍,還邊笑邊說,自己最近因為忙著製作新專輯,比較沒有時間玩,讓遊戲系統發出「你正在拖垮其他玩家速度!」的警告。

但其實追日劇才是 PiA 生活中最平凡的小療癒,對她而言,煮一鍋泡菜麵配日劇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她提到今年春季上檔的《寬鬆世代》:「《寬鬆世代》就是在寫 1986、1987 這個年代出生的小孩,現在二九、三十歲的所有人,面臨屬下都是草莓族、老闆都不承擔責任,責任全部擔在你身上的狀況,跟我是比較幽默是同樣契合的主題,而且他也是用一個比較正面的態度去面對他發生的問題。」

而劇中主角因達成自我目標,放棄升職的機會,這樣「知足」的態度帶給 PiA 很大的感動。「因為現在大家都要很多東西,但你只要知道自己要什麼,然後得到那樣東西就可以了,人不是一定要賺很多錢才會快樂,但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到底要什麼,有就拿、有就拿。」身處資訊爆炸的社群時代,人除了變得貪心,情緒起伏也變得很大,《寬鬆世代》裡角色情緒的誇張變化,提醒了 PiA這件事情。「你看得到別人得到什麼、失去什麼,所以你會拿這個東西衡量自己得到什麼、失去什麼,然後得失心會變得更重,更容易被任何事情影響。」這是 PiA 對現代人的觀察。

 ep5_0906

番外篇:我是比較 Muji

 「除了日劇之外,有特別著迷的日本文化或小東西嗎?」我好奇地問。PiA 興奮答:「好像比較喜歡用日本的東西,超愛 Muji!我的筆記本都是他們家的!」她邊從包包裡抽出一本本筆記本,邊在口裡喃喃唸道:「這個是 Muji 的、這也是 Muji 的、這也是 Muji 的⋯⋯(無限循環)。」

PiA 從桌上的筆記本堆裡拿起一本看來粗糙、飽經歲月,用到連書皮都已經消失的筆記本分享道:「有一陣子我想考公費留學,想去美國 Berkelee 音樂學院唸書,因為我有朋友有去,他們說學費大概是一百五,我如果考到公費留學就可以去,沒考到就算了,那時候很認真地買了筆記本做筆記。」

而關於偏好的筆記本款式,PiA 覺得只要簡單就好,她說:「最喜歡白的、簡單的,這種最放鬆,因為你寫什麼都不會覺得怎樣,有些筆記本就是太高級了,你寫上去就會覺得好像破壞那個書,有些還有圖,那種最不喜歡。」她又不經意地拿起一本筆記本分享:「這本是之前去日本錄音的時候用的。」隨意翻到一頁,發現 PiA 的日文字非常秀氣整齊,在聊完 Old School 和宅宅的話題,我曾開玩笑說:「那我們不能開啟少女心小視窗了,要改成⋯⋯」「大叔~」PiA 大笑著接了我的話。但,不會啦,那麼秀氣的字,的確是少女的字。

從樂團到單飛,PiA 對音樂和生活的態度,從〈生活不就是這樣〉到〈生活需要多一點樂觀〉,由逆來順受轉為樂觀積極。「因為以前做事情都是一群人一起討論,然後這次是自己決定幹嘛就幹嘛,所以你必須要很清楚,你是不是想要這樣,比方說,我的攝影師可能會問我說:『你的專輯封面真的是要拍這個動作嗎?你真的要穿這套衣服嗎?你的背景真的要是這個顏色嗎?』你會很怕錯誤的決定,所以要非常用力地確定說:『對!我要穿這套衣服,我的耳環要是什麼顏色的、背景要是什麼顏色、我要做什麼動作』任何事情都要很用力去面對!」

ep6_0908

訪問/撰稿:Jessie C.
攝影:苗嘉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