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175

那晚外頭大雨,車窗外望出去是一片散景。我們一行人抵達時,已見鄭宜農與謝震廷坐在昏黃咖啡廳靠裡側的位置,從他們的表情看來,像是正在聊些認真嚴肅的話題,大概與音樂脫不了關係吧。打了聲招呼後,我邊將自己在座位上安頓好,邊豎起耳朵聽,暗自在心裡猜想:「會不會與今晚即將開始的訪談有關?」

一首 Youtube 上的 cover 讓兩人有交集

「我認識震廷真的是因為他翻唱了〈還是會害怕失去你〉。」話題才開啟不久,宜農遂與我們分享起她和震廷從相識到相見的過程,那是段尷尬又在心裡默默對彼此感到虧欠的回憶。

「我那時無聊,在 Youtube 上搜尋各種歌唱比賽的影片,因為我想知道很會唱歌的人他們的運作方式是怎樣,再加上那陣子我有點意識到,其實會唱歌也沒什麼了不起,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很會唱歌的人,所以我要做的事情好像不是告訴大家我有多會唱歌。那時候,就點到了他小時候的影片,小時候的影片又連結到了〈還是會害怕失去你〉。」

震廷對此回應:「當時,我在工作室要唱這首歌的時候,他們其實不是很贊同,但我很堅持要唱,因為對我來說很有共鳴,宜農好像寫出了我的心聲。其實她每首歌都讓我有這樣的感覺。」聽到震廷著麼說,宜農把臉埋進袖子裡,有些不知所措地笑著說:「每次被稱讚就會覺得很害羞。」兩人的互動間總散發出相知相惜與可愛溫暖的氣息。

「我一點進連結就嚇到了!」宜農補充當時看到影片的反應,震廷開玩笑地替她接話:「怎麼會有人穿著粉紅點點衣在唱歌!」宜農笑答:「我沒有意識到粉紅點點衣這件事啦!那個 cover 非常好,包括吉他的詮釋與重新改編,還有影像品質,我第一次看到一個品質這麼好的影片 cover 我的歌,點閱率還很驚人。我意識到,原本以為是不同世界的人,卻可以因為音樂而串聯在一起。」

第一次尷尬的會面,聊不到三句就結束

或許是求學經歷、玩音樂面臨的家庭衝突等相似經驗,讓還不太懂得如何以音樂書寫自己的震廷珍惜著宜農的存在,以及她的創作帶給他的陪伴。距〈還是會害怕失去你〉cover 發表一年後,他們終於在大象體操的「角度」巡迴見到了彼此。

宜農回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那一次我在大象體操的『角度』巡迴當 guest,他有來看。他進來帳篷後面跟我說:『你好我是謝震廷,我之前有 cover 你的歌。』我說:『我知道。』然後我們的對話就到這裡結束。」

那是一次兩人都不知該如何將對話進行下去,有些害羞、尷尬的會面。「事後我心裡一直覺得很愧疚,覺得:『哇~他應該是想很久之後才來跟我說話的。』但我真的不是一個很好的攀談對象。」宜農不自覺地展現出當時的懊惱。而主動開口打招呼的震廷,話一出口,內心小劇場則上演著後悔的情節:「天哪~我會不會打擾到她了,怎麼辦?她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他自責著自己的魯莽,因此之後即使又有碰面的機會,也不敢再主動上前攀談。

IMG_8052

相處之後——震廷直接執著,宜農溫暖包容

談到個性,當問及兩人對彼此認識前後的印象,宜農想起一次令她印象深刻的練團經驗。「第二還第三次練團的時候,我們練到很晚,我想出門放鬆,他說:『那我可以在你家練一下嗎?』我說:『好。』然後我就去看了一場電影回來,發現他還繼續在練,我想:『好,沒關係,他真的很努力練。』可是我那時真的很累,但我還是在外面看了電影,看完一整部電影之後他才出來,那時候是半夜。我在那一刻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妙!是一個奇葩!但我不 care,只是一般人好像不會這樣,但當下他想做的事情就是練好才走,這樣的執著是我對他的認識。」與最初害羞的男孩不同,震廷的個性其實很直接,且對事情有自己的堅持與執著。「但這樣對我其實是輕鬆的,因為我也不喜歡拐彎抹角,我覺得這樣滿開心的。」停頓了一下子,宜農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再次開口:「啊,不過雖然外表看似沉穩,但是非常愛遲到。」她忍不住在最後補了一槍。

IMG_8079

「我最久的遲到紀錄是差點兩個小時,但那時是突然被安插工作、 delay 了,也有些不好意思,最後就決定改時間,不過宜農剛剛說:『不好意思,我會遲到五分鐘。』我心想:『什麼~五分鐘小 case 嘛!』我和她說:『沒關係慢慢來,你有很多扣打!』」而關於個性直接這點,震廷覺得受自己的製作人程杰影響很多:「我覺得時間有限嘛,直話直說會比較省事一點。」

「一開始不認識宜農的時候覺得她很酷,認識之後,覺得她就是真誠又寬容的溫暖鄰家大姊姊,大概是我的結論。」震廷特別感謝宜農對他的包容,他說:「四月十五第一場演完的時候,我一直跟她道歉:『對不起,我這個人好機車噢!希望你可以多包容。』」他與宜農相處後發現,關於第一次碰面的顧慮與擔憂完全是多餘的。

IMG_8139

「我是嚴肅版的鄭宜農,她是 chill 版的謝震廷。」

雖然兩人是因為音樂而湊在一塊兒,但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學習卻不是音樂方面的技巧或能力,而是發現彼此像對方的鏡子,反映出過去或未來的自己。震廷提醒了宜農初玩音樂時,擁有的簡單和年輕,以及對演出一點點錯誤都斤斤計較的精神,而懂得不對「完美」過份執著,則是震廷現階段的課題,如同宜農下的結論:「我們兩個就是互相學習,我向他學習我曾經很在意的事情,然後他反過來學習我忘記之後的狀態。」

以歌曲交換靈魂,未來合作新可能

宜農與震廷以歌交換靈魂的階段暫告一段落,他們重新回到各自的音樂崗位,唱自己的歌。但震廷心裡仍有個願望,希望未來能夠真正地組團。「跟著宜農去一起巡迴啊~真的是我這兩三年來覺得最快樂的時候!」震廷發自內心讚嘆,「哇~我真的在玩音樂耶!」

身兼猛虎巧克力團長、小福氣吉他手及個人創作者「鄭宜農」本身,宜農有許多機會擔任不同的角色,表現出不同面向自己,她提及自身的創作靈感來源,也時常來自身邊這群朋友。當一起尖酸刻薄地談論感情面,抑或評論社會,時常意外從中蹦出聰明的話語,宜農能直覺順勢地將其變成一首歌的核心,猛虎巧克力的〈不再是少年〉即是如此創作出來的。相較於大多時候獨自創作的震廷,宜農

IMG_8175

持續了兩個月的練團與巡演,他們唱著彼此的歌,把自己種在對方的故事裡,長成一個全新的我再回歸本位。他們的音樂帶著彼此的碎片,從「我」變成了「我們」。(轉貼自台灣搖滾映像誌

 

訪問/撰稿:Jessie C.
攝影:苗嘉澍
場地協力:好多咖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