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 木良真真——聶小倩的閨怨情歌

今晚主角老貓偵探社的開場樂團由木良真真擔任,初聽會覺得這兩團八竿子打不著,聽著聽著才漸漸發覺兩團的主唱都有獨具一格的咬字方式,並懂得以器樂營造無可取代的氛圍。

木良真真由主唱真真、吉他手西哥、Bass 手舒舒(百合花樂團鼓手)以及鼓手嘟嘟組成,是去年秋天才剛起步的樂團。

DSC_2184

主唱真真的聲嗓,讓人不得不聯想到聊齋裡的聶小倩,若即若離的歌聲在器樂間游移,帶來的多半是〈濫情歌手〉、〈單身女子的睡前禱告〉(主唱自稱思春濃度百分之百的歌曲)和〈青春小鳥〉這類自溺卻又語帶威脅、步步向你逼近的歌曲。而開場曲〈頭犁犁〉則是其中風格最不同的曲子,旋律由中國風的柔調子緩緩牽著,即使木吉他音色清亮,仍無法讓他們的音樂脫離陰暗、不得翻身的氣質。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木良真真在節奏樂器的處理上十分細緻,鼓手以鼓刷、棉槌等工具製造在不同歌曲間音色的變化,Bass 手則有敲擊鐵琴的橋段。

老貓偵探社——偵探衛斯理追尋的外星獵物

老貓偵探社的團名靈感來自科幻大師倪匡的小說《老貓》,他們就像主角衛斯理追捕的獵物,與宇宙相連、令人費解,沒有多少人能真聽懂他們口裡唱的是什麼。

DSC_2202

或許是節奏以及主唱捲毛唱歌的口氣,老貓的歌曲裡總是從看似無所謂的表面下,透出些許不滿的氣息,滔滔不絕地唱唸像極囉唆的中年人。以打油詩包裹碎念的意圖,再將碎念變成最潮的 Rap 來唱,你真的無法向來者說明他們的音樂到底生得什麼模樣,只得貼個連結請客倌自己走一趟。

來自南國的老貓,難得在台北舉辦專場,來的大約都是熟悉的樂迷,因此演出省了對歌曲的介紹,除了打頭陣的幾首新歌〈愛河〉、〈電波快遞〉和〈宇宙美景〉,大多數的歌曲甚至連名字也落了,一副老同學、老朋友久聚的態度,除了音樂,一切盡在不言中。今晚,他們為北國的人們帶來十五首歌曲,新歌、舊歌摻著唱,沒有安可,唱完便以一腳在前、一腳在後的華麗之姿,鞠躬後俐落轉身結束。他們歌曲的長度短,整場演出緊密進行,一首接著一首唱。

在一首印過一首氣質與節奏相近的歌曲中,鼓的爆發力十足、Bass 彈性極好,樂器間的節奏咬合緊密,其中變化最多應是陳彥旭手上那把吉他,其音色與多樣的彈法在老貓的音樂中扮演著與歌詞相當的角色,足以作為不同歌曲間的識別標記。除以反拍、跳躍的節奏和打油詩般詞為特色外,聽老貓的音樂就像活在懸疑小說的場景裡,時時刻刻等待解謎,當偶爾待到一首風格相異的歌曲,如同故事中的插曲,我們看見偵探衛斯理岔進旁邊的小巷,被下道有趣的謎題吸了過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