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頭擺著 25 金曲「最佳台語專輯」與「最佳台語男歌手」兩座獎的陳建瑋,今年再次以《古倫美亞》入圍五項獎,除了上述的兩項外,這次更是詞、曲、編都入圍,他自己打趣地說:「再入圍一項就緊追蘇打綠!」

IMG_2493-1_1340_c
圖片來源:陳建瑋粉絲專頁

金曲歌王陳建瑋「講古」

陳建瑋的音樂魅力在於,讓年輕人感受到「台語歌也可以很流行」,其中歌詞用字的精準度與對歷史的考究,作為教材也相當適合。今年政大藍適齊老師的課堂「從流行音樂看歷史」,特別在談到台灣流行音樂史的課上,邀請他來分享與講唱。

帶著一把木吉他和小音箱,陳建瑋透過音樂將台灣的歷史故事與文化認真說一回,從鄧雨賢的〈雨夜花〉、林強〈向前走〉一路到自己專輯裡的新歌〈黑鳥〉,將反映在台語歌曲裡的台灣面貌全都複習了一遍。課程以藍老師與陳建瑋對談的方式進行,先談每個年代的歷史概要,再以歌曲為註腳。

30 年代鄧雨賢〈雨夜花〉 時代影響歌曲解讀

1930 年代受西方思潮的影響,台灣女性自主意識逐漸萌芽,開始出外工作,於是產生〈雨夜花〉這樣描寫風月女子遭遇的苦情歌。

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但若將這首歌擺在 60 到 80 年代的時空背景下,世人的解讀便全然不同,〈雨夜花〉一度被視為有政治意識的禁歌。

〈雨夜花〉的作者鄧雨賢,是台灣 1930 年代最重要的流行音樂作曲人,畢業於東京音樂學院,陳建瑋對此做了一個有趣的比喻:「就像現在王力宏和陶喆,到 Berklee(波士頓伯克利音樂學院) 學音樂回來,將外面的流行音樂元素融入我們自己的音樂。」只不過鄧雨賢的時代背景為日治時期,到日本留學、大量吸收日本的音樂與文化才是最潮的決定。他也提到〈雨夜花〉的作詞人周添旺:「就像李宗盛大哥寫女人,以男性的角度揣摩、描寫女性的心理。」音樂與歷史相同,總是前後呼應。

1930 到 1980 年間是台灣台語歌的斷層,因日本政府政策與戒嚴接連而來,台語一度成為被打壓的語言。

90 年代林強〈向前走〉 鄉下青年的希望與失望

90 年代,我們有了林強的〈向前走〉,鄉下長大的孩子嚮往到台北打拚,陳建瑋便是受這首歌感召的青年之一。而實際在台北生活後,他寫了〈台北哪會攏人〉作為回應,台北已不再是過去年輕人認為的繁華所在,開始將眼光面西,朝向中國。現場,他以一把單薄的木吉他,完美呈現了專輯中的搖滾氣勢,也毫無保留地唱出歌曲最後的聲嘶力竭。

課堂至此,除了〈台北哪會攏人〉,陳建瑋一共演唱了三首重新改編的老歌〈雨夜花〉、〈月夜愁〉和〈向前走〉,分別融入 Bossa Nova、R&B 及鄉村等曲式,節奏輕快、順耳好聽。而他的歌聲也透露出對曲子的深刻理解,即使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詮釋,卻不遺漏原曲最初的情感。希望有朝一日,陳建瑋能推出一張台語老歌翻唱集,讓我們重新認識自己的音樂、自己的歌。

不堅持唱作血統純正的台語歌

陳建瑋雖然唱的是最 Local 的台語歌,從言談中卻可以發現,他是一位不為語言劃清界線的創作人,他認為語言是活的,應隨文化改變而變,能傳達訊息與傳承最為重要,因此才不避諱地寫出像〈Would You Be My Girl〉這樣中、英、台混血的歌曲。他也開玩笑地將〈糞埽人〉的歌詞「規組害了了」翻譯成「Totally Broken」,笑聲中,他邀請全班與他一同完成〈Would You Be My Girl〉,由一半的人以歌聲取代原曲的二胡音色,唱出取樣〈滿山春色〉的旋律,另一半的人打反拍節奏,全班沈浸在歌曲逗趣歡樂的氛圍當中。

黑鳥與熱情的樂迷

穿插歌曲的講座方式,時間過得特別快,兩個小時的課程即將進入尾聲,〈黑鳥〉是壓軸。表演開始前,陳建瑋先說:「這是我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以 Acoustic 的方式唱這首歌。」老師一聽到,馬上緊盯攝影機問:「有沒有在錄有沒有在錄!」一位樂迷即將聽到最愛歌曲的必然的反應。〈黑鳥〉被藍老師視為最能代表當下時代的歌曲。老師大約四十來歲,平時是一個光用 Youtube 放歌給全班聽就會全身打拍子的熱情樂迷,同時也能雙眼發亮地將歷史講得精彩,偶爾也或隱晦或犀利地諷刺政治與時事,他的課堂就像聽演唱會一樣過癮,即使到了下課時間,也會期待他能再多放幾首歌、多講些故事當作安可。

〈黑鳥〉欲傳達的情感有二,一是台灣在國際上被壓迫,準備破繭而出的心情,二是希望台灣的環境能給年輕人多些舞台。在一群二十出頭歲的年輕人面前唱這首歌,是今天最符合時代背景的一刻,我們終於從過去回到現在,面對必須面對的問題。曲畢,在掌聲之下的是一股凝聚的情緒,大家頓時無法開口說話,老師試圖講幾句話總結歌曲也語塞,不敵歌曲情緒的感染力竟忍不住落淚。當陳建瑋走向老師與他擁抱的那一刻,我看到的是兩個我深深喜愛的大人,彼此理解與欣賞的珍惜之情,他們深知歷史與文化,也懂現下台灣的甘苦與年輕人的心情。

黑鳥展翅高飛 鼓舞一代青年

「我們不唱台語歌,誰唱台語歌?」陳建瑋在一次訪問中說道。他就是黑鳥,載著自己所珍視的文化,即使天色再暗,都願意繼續在空中翱翔,等待天亮。

給我一個舞台     我會飛得真高

陳建瑋大聲唱喊著,他讓我們百分之百相信他也相信自己,我們絕對不會輸、我們要更努力,找到自己的方式和力量。

13415600_559219820924322_497247435408198219_o
圖片來源:陳建瑋粉絲專頁

筆者後記:

今天教室頂多來了三十幾位聽講的同學,陳建瑋在簡樸的設備與環境下,以準備演唱會的用心、水準與態度,全力以赴為我們帶來精彩的歌曲,歌聲與吉他皆精巧細膩、充滿感情。他是一位非常努力耕耘且認真看待每一件小事的創作人,敬業的態度令人感到無比敬佩。期待未來,他能以更多充滿能量的創作,繼續述說島上的故事、鼓舞島上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