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喜歡年輕人寫的台語歌,例如陳建瑋〈台北哪會攏嘸人〉、淺堤〈怪手〉、楊肅浩〈阮的青春,汝的汗〉。它們都帶著濃烈地、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氣味,歌詞也不如我們印想中俗氣,甚至,展現了台語比國語典雅、漸漸被遺忘的氣質。無論曲子好聽與否,至少它們都真誠。

〈手機仔(一)〉從喇叭放出的那一刻,「是廣仲的聲音!」身邊的友人以懷念及感動的語氣,第一時間回應。「對啊,是廣仲的聲音。」我在心裡默念了一次,於此同時,屬於高中的回憶全湧上來。那些邊在房裡讀書邊圍繞著《七天》輕鬆愉快氛圍的日子,沖淡了考試的壓力,也剛好趕上第一季廣仲「我愛吉他社」的校園活動,那時的自己才剛拾起吉他,對音樂充滿想像,每天是如此單純美好。

三年過去,廣仲才再次出現,唱歌給我們聽,以一個較過去成熟的大人姿態,唱著屬於年輕一代,情感真誠、溫暖的勸世歌。又是一個與我們一同長大,身上乘載著屬於我們這一代共同回憶的(校園)歌手。

新專輯的調性看來要繼續創造十年後,我們會暫時停下腳步,一同追憶的歲月與生活。那時,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用「手機仔」?

你能不能想像十年後的自己是什麼模樣?當你回頭聽〈一定要相信自己〉時,是否還徬徨?廣仲的新專輯似乎讓我們在確立當下身處時代的同時,也有空間容納對未來的想像。

二十幾歲的年紀相較於往後的日子,每年的變化都很劇烈,稍微一段時間沒聯絡的朋友,可能變得完全不同、變得無法溝通。該痛、該傷心的事情這幾年也經歷過,心裡長出一層薄繭能自我保護,所以疼痛不如過去疼痛,悲傷也如此。

廣仲不唱歌的這段期間,我們多了很多新的生命體驗。第一次的觸動與刺激,總是最敏感深刻,在毫無抵抗力的狀態下,再細微的感受都能覺察。不斷向前的日子,看似走向麻木的過程,其實只是變得比較堅強。

廣仲也許將這樣的堅強裝進新專輯的歌裡,不再是過去快樂和悲傷都很直覺地印象,如〈OH YEAH!!!〉、如〈最寂寞的時候〉,而是對外界刺激不再那麼直接、劇烈地反應。在接受反應後,轉化為深層的情感,才重新向外散發溫和的光芒,也因此更能打進我們的心裡留下迴響。

在長成一個成熟負責大人的過程,我們必須花越來越多時間調整自己、消化情緒,同時肩上的擔子也越來越重。或許,我們不再能像過去有餘力將彼此的煩惱一肩扛起,我能給予的,也不再是相處時的快樂與滿腹理想的樂觀,而是實事求是的精神與實質的生活建議,我們不見得會是彼此現階段需要的樣子。

每個人成長、面對現實的階段不同,不要為彼此變得無法理解而難過。也許,為順應各自處境的變化,才讓我們漸漸失去對彼此的理解,但別擔心,至少在廣仲的歌裡,我們能找到心底深處永遠相連的部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