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lood Bank》(2009) by Bon Iver

f480ff12930f006fe48fb600b62822bd.1000x1000x1
乍看名稱會錯認為這是一張血腥又難以親近的專輯,但實際上卻仍是在寂寥冬季,以消極的態度伴隨在耳畔的那個 Bon Iver,沒有特別冷。若不以歌詞論,光頻旋律(說實在 Bon Iver 含糊超脫的唱法,不看歌詞也實在難辨內容),聲音強度在每首歌間的遞加,即使未嗑藥,也能在刻意壓迫與難辨方向的暈眩感中獲得救贖。〈Woods〉整首歌以 Daft Punk 式的機械人聲層層疊疊建構起來,聲響的豐富變化由一再重複的四句歌詞彰顯襯托。相較於〈Blood Bank〉,倒是〈Wood〉裡頭 Bon Iver 竭力撕裂的聲嗓真帶著些許血腥味。

     

     2.《The Beyond / Where the Giants Roam》(2015) by Thundercat

下載本輯與一般流行 R&B 最大的差別是,其重心並非放在人聲或一再複製的類似聲響上,例如在迷宮內竄行、轉到不行的轉音,以及效果、深度類似的電子鼓聲。使《The Beyond / Where the Giants Roam》好聽的原料不同於大量曝光的 R&B,複雜交織的電子聲響與節奏,人聲並未鋪滿,也未在前奏、間奏、尾奏大做文章,甚至可以說人聲僅點綴其間,或是反主為客僅是伴隨的角色,將大量自由的空間還給器樂。專輯調性冷闇,帶有鬼魅般不確定的特質,卻意外地能讓聽者在此黑暗空間放鬆停留。(補充:此輯僅有數位和 LP 發行獨缺 CD,希望未來不要走向黑膠復興、CD 死亡的境地啊)

 

3.《Ugly Cherries》(2015) by PWR BTTM

pwr_bttm_square_cover們的歌普遍不超過三分鐘,總是在聽的正上癮的時候結束,吊人胃口。獵奇路線的封面畫著一個斷頭人,只穿著一隻溜冰鞋和一條內褲,卻在身上掛滿首飾,性別陰陽難辨。PWR BTTM 其實是 Power Bottom 的縮寫,為同志圈內話,這個看起來怪裡怪氣的團其實就是由一組同志樂團(配置是鼓和吉他)。他們除音樂外的興趣就是變裝皇后,而他們也毫不避諱地談及相關話題,例如〈I Wanna Boi〉,甚至發明詞彙「Gaymazing」顯示為漂亮男孩神魂顛倒的自己。專輯中最愛的還是〈West Texas〉,節奏力道強勁,尤其是吉他和鼓同步收放的時候。對於平常不習慣破音吉他或比較爆裂音樂的人來說,這張專輯值得嘗試,因為主唱的聲音並不激烈,只是喜歡碎念生活瑣事又感情不順的小生,抒情慢歌聽著聽著,其實會滿想對他大吼「少在那邊婆婆媽媽的浪費時間了!」。但仍要小心不用,不能掉以輕心,他們偶爾還是會突然發瘋讓音響爆炸!無論是激烈或慢調子的曲,《Ugly Cherries》裡首首是情歌,怨夫怨氣滿溢的同時,也卑微地渴望著新戀情。


4.《Bottle》(2016) by Abiah

81Bi54krHBL._SL1500_
以歌聲見長的音樂人通常不會用過於複雜的樂器編制阻礙人聲的傳達,Abiah 是聲音靈活度至極的 R&B 歌手,除在歌曲中屢見不鮮,千迴百轉的轉音外,甚至在〈So in love with you〉這首歌出現了幾乎不可能到達的海豚音。以吉他和鋼琴為主要的伴奏樂器,復古美聲搭上婉轉的情歌內涵,《Bottle》成熟圓滑的愛情哲學呈現了紳士情歌最溫柔的一面。打破歌詞主義,Abiah 將音樂盡善盡美呈現擺在第一要件,雖整體在聲響上並不複雜,但卻是延展性高、(如果海豚音不算的話) 聽感舒適的一輯。
(附:美麗的官方歌詞頁)

     


5.《Jinji Kikko》(2016) by Sunset Rollercoaster

12792330_1133116956711945_7103436920701357384_o

在友人間極受歡迎的落日飛車,繼首張專輯《Bossa Nova》後第二張作品《Jinji Kikko》,可惜是只有三首歌的 Ep。他們一向把復古的氛圍掌握得很好,也從不疏於重視氣樂演奏的份量,特別喜歡在尾段加強。《Jinji Kikko》全輯播完也才十八分鐘左右,短暫溫暖愜意的時光,像陽光踩著輕快的腳步將濕冷的台北曬乾,真希望天天都是好天氣!〈Burgundy Red Sky〉是一場公路奇幻之旅,從加州陽光大道開到「白日夢冒險王」裡群山環繞的壯麗場景,最後駛向無垠宇宙(別忘了要回來~)。〈My Jinji〉是午後初醒的慵懶情歌,曲風非常有我去年愛到不行的英國療癒系女歌手 Rumer 的味道,切中要害。〈New Drug〉相較於前兩首歌,情緒較沈降,人聲帶有彩色旋渦般迷幻的氣味,雖然很難完全聽懂這首歌到底在唱什麼(他們真的超不愛提供歌詞),但仍難以抗拒地掉進暈眩與被催眠的狀態。另外,〈New Drung〉的靈感應是來自搖滾樂團 Huey Lewis and News 1984 的歌曲〈I Want a New Drug (Called Love)》,兩首曲風、氛圍雖截然不同,但其中鼓、Bass 和 Saxophone 在歌曲內的定位與運用卻相似,〈New Drung〉一曲,落日飛車借用別人的材料,煮出一首全新好歌。

補充:關於專輯名稱——英文的 Jinji 與葡萄牙文的 Dindi 同音,Dindi 為 1960 年代 Antonio Carlos Jobim 寫給 Sylvia Telles 的情歌(Dindi 為 Sylvia 的小名),Dindi 為當時非常受歡迎的 Bossa Nova 曲式 (Bossa  Nova Standard),法蘭克辛納屈甚至曾翻唱這首歌。不久後,Dindi 便漸從一首歌的歌名,衍伸為「特別的愛」或「愛人」之意。而另一字 Kikko,則為日本的乳酸菌糖果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