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SizeRender3
圖:Aru/繽紛花草系,專輯歌詞摺頁

#適合配著各種期末考或緊逼而來的死線一起服用的專輯,會比較不那麼絕望XD

很少音樂人會在專訪中說出:「音樂只是我生活的一小部分。」但蘇運瑩就是。今年上半年在「中國好歌曲」以〈野子〉和〈螢火蟲〉兩首原創曲受到關注,獨樹一幟的唱作風格充滿力量,在城市人的耳邊吹起一陣來自草原上溫熱的風。九月份蘇蘇加盟 SONY 後,終於在 2016 來臨前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冥明》(台灣首發,中國今年二月發行)。

《冥明》全輯由陳建騏老師製作,並和眾多台灣目前最夯的編曲老師合作,包括 Jerry C、黃少雍、陳君豪、董運昌等人,每個人在不同的歌曲裡各司其職,將蘇運瑩個人特色鮮明、不知從哪來的音符所織成的曲,編得出乎意料地精彩。比起當初比賽兩首歌相對保守的編曲和聲響運用,《冥明》所包含的元素明顯豐富太多,如森林溪流般自然流淌的音符,搭上最潮的電氣味卻毫不違和,初聽非常驚喜。整張專輯最不用質疑的,當然還是蘇蘇的歌聲。

同名曲〈冥明〉定義了這張專輯的調性,無論聽覺、視覺上的空間場景、電子聲響的運用,以及內容上一再傳達「活在當下」、人生「不求馴麗/只為灑脫」的強烈意念。第二次主歌後出現的海鷗聲,成為歌曲甚至整張專輯的最大亮點,來的時機剛剛好,像是終於爬上山頂看見一望無際的海洋,心胸忽然開闊。

〈精靈〉是一段抒情又孤獨的自白,當欲望吞噬自己、內心的活動和眼光都變得狹隘,一旦願意望向遠方,便能在高寒中獨舞,生命則因心靈的富足而完滿,搭配上陳建騏老師單純卻情感深刻的鋼琴,一不小心就會入戲太深。

〈光良裡只是意會〉以電子聲響和豐富的西方樂器(鋼琴、吉他、提琴、小號和後段戲份很重的 Bass 等)安排中國風的旋律,間奏的編曲和 Bass Slap 好聽上癮,而歌詞裡的「誰知心愁解開心愁」和林夕為陳奕迅所寫的「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訴說著同樣的心情。

〈空人得堅強〉是專輯裡少數帶有現代都會感的歌曲,電氣煙霧瀰漫包圍,低音鼓打得深,再加上後段強度相當的兩把電吉他的左右開弓,營造成整體質地比較重的歌曲,主歌結束後的 break 成功為緊接而來好聽的吉他旋律線埋下伏筆。堪稱難唱程度五顆星的一首歌,甚至出現像聲樂裡才有的超高音唱腔。「沒有人」是這首歌的重點,像是告訴你「對,不要懷疑,在都市裡生活你就是一個人」,獻給在夜裡過於寂靜的時刻,難免胡思亂想的男男女女。

聽著〈2-0+1〉不知不覺就會開心起來,這是一首民謠搖滾風格的朋友之歌。晴朗的夜晚在街上與朋友嘻鬧回家,一旁的路燈將影子由長變短又由短變長,彼此共享的故事一段又一段地過去了,但我們仍在路上。

〈寶貴〉是溫暖可愛,卻又有點任性的情歌,董運昌不刻意花俏的吉他配上蘇蘇沒有運用太多技巧的歌聲,聽來平實順耳,甚至還沒聽完早已融化一地。

蘇蘇的文字和音樂一樣總不愛按規定來,喜歡以自己的詞彙和語法創作,而獨特的歌曲結構,讓聽者難以預料下個轉彎處會聽見什麼。排除歌曲技巧、技術等因素只留下內容來看,其實才是蘇蘇最令人驚豔的地方,她輕輕鬆鬆寫出了無論在任何領域都困難的,能讓人一再咀嚼的深度喜劇,以多彩的自然景物、象徵和美麗又獨特的語言(還帶著中國古典美),將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精緻包裝,即使悲歌底下,也潛藏了向上的力量,她不喜歡把故事說死,只要還有力量就有希望。蘇蘇喜歡林俊傑也喜歡亂彈阿翔,說未來想寫一首 R&B 的歌,但在未來的作品真正問世以前,沒有人可以預測它會長成什麼樣,或許隔個三五年才出,或許精靈飛向山林再不回來。

要不,我們也別看未來,就活在當下她的歌裡也已足夠。

20151228 蘇運瑩騰訊專訪

“我覺得音樂它不是我生活的全部,還是中心。它只是我對每一件事情或者是對社會的一些小觀感,就表達出來情緒而已。就生活中一小部分,但是我要謝謝它,如果不是它,也不會構成現在的我。”——蘇運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