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ORKKK-750x422
圖片來源:THE MEMO

這個月中剛發新專輯的林俊傑把「人頭麥克風」炒得兇,從耳機裡能感受到聲音定位很酷炫、臨場感十足,但若只有聲音沒有畫面,又在聲音處理上對於環境的描繪不夠清晰,作者在歌裡想表達的情境會不會反而變得抽象?聽者不一定能夠知道作者想要製造的畫面是什麼,聲音前後左右變換所帶來的疑惑可能造成我們無法好好享受歌曲。關於科技與音樂的結合,該如何將外在的技術與內在的內容相互貼合?這一題,我們請冰島精靈 Björk 來回答!

Björk 的作品一向充滿實驗精神,隨時走在跨領域結合的前端,如與時尚結合的前衛造型、視覺上充滿衝擊性的 MV,以及 2011 年在 App Store 上架的互動專輯《Björk: Biophilia》(裡頭有 3D 銀河曲目單及最潮的卡拉 OK 介面設計)

《Björk: Biophilia》介紹

12/21 Björk 在 App store 上架的最新作品「Björk: Stonemilker VR」概念最早源自於今年三月在 MoMA(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個人回顧展,收錄於 2015《Vulnicura》專輯中的〈Stonemilker〉,Björk 決定結合 360 度全景拍攝及 3D Binual recording (把它視為人頭錄音的學名就好),將觀看音樂錄影帶的經驗從螢幕延伸至實際體驗,透過戴上 MoMA 場內設置的 VR 眼鏡,就能一秒抵達 Björk 拍攝 MV 的冰島海岸,除了置身其中外,使用者也能任意在場景內移動。為了讓更多樂迷能體驗到 VR 眼鏡中的世界、將作品搬離博物館,「Björk: Stonemilker VR」APP 於是誕生。

《Björk: Stonemilker VR》操作影片

除了在操作影片中看到由 360 度環景打造的虛擬實境外,最厲害的是結合人頭錄音所形成的聽覺經驗,在使用者改變視角的同時,聲音方位會同時改變,左右之間的轉換或許沒什麼稀奇,但聲音前後的游移卻是聆聽錄音很難得體驗,當鏡頭面向 Björk ,歌聲將從正面傳來,大提琴位於左側小提琴在右,但若將鏡頭 180 旋轉背向 歌者,可以明顯感受到歌聲從後方傳來,並且大小提琴所在的位置彼此交換,每一個觀看角度影像和聲音上的變化,都待使用者慢慢發掘。Björk 一向帶著點詭異又冷調性的音樂,配上令人暈頭轉向的 360 全景畫面與聲音,還有時而出現的分身,不覺間將觀眾帶進由虛擬實境搭建的超現實世界。

科技的應用在音樂上應跳脫單純為了吸睛的邏輯,若科技的運用與音樂本身的內容不相關,易模糊焦點、失去意義。Björk 曾談到構思〈Stonemilker〉MV 的過程:「⋯⋯Andrew 提議我們到當初創作這首歌的海邊⋯⋯我忽然想起那個地方的環景很美,符合這首歌不斷循環的結構。如果這首歌有形狀,那他應是永無止盡的圓。」(譯自:Two Big Ears Blog)。 一個成功結合多種元素的作品不容易,但與不明所以僅有一線之隔,Bjork 總是意圖強烈又具有高互動性的跨域作品,每每帶給樂迷不同驚喜。

若沒有下載 《Björk: Stonemilker VR》APP ,也可以看看〈Stonemilker〉的 MV 過乾癮,可惜沒有人頭麥克風的效果就是了。

〈Stonemilker〉360 度全景 MV

p.s. 小提醒:聆聽由人頭麥克風錄製的作品,請記得一定要帶上耳機體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