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SizeRender拷貝
寫/拍: Aru

今天是文山農場湧入最多人的一天,特別是「性舞台」的夢幻 Line-Up(青峰、小楨和安溥)更是讓人群塞爆整片草原。當青峰在台上唱著歌,我在舞台山坡下的小公園,坐在木頭矮柵欄上,傍晚五點四十,沒有光,左手邊的女生正慢慢抽掉一根煙,長髮遮住半邊側臉,安靜地坐著聽歌。再過去約有五、六人,遠方的街燈仔細地描出他們的輪廓,抬頭望,山坡上擠滿靠近舞台的人群,我們卻全坐在遠處的欄杆上,在黑暗中靜靜地,打開耳朵等待美好發生,這大概是我這幾天最喜歡的時刻了吧。

舞台上的青峰除了唱自己的歌也 cover 了柯泯薰的〈旅鳥〉(青峰今晚唯一翻唱不是自己寫的歌);小楨 cover Taylor Swift〈Shake It Off〉;小楨和安溥合唱綺貞的〈孩子〉(雖然場面有點失控,例如把速度加倍來唱),一個充滿驚喜的夜晚。參加女巫祭前,曾有朋友問我說該不該去一下,我說:「這或許是 Once In A Life Time 的機會喔!」而他把女巫祭比喻成「台版 WoodStock」,還好我們都來了,沒有錯過這些或許這輩子只會被這樣唱一次的歌。

柯泯薰〈旅鳥〉

在來到「性舞台」之前,看了吉娜罐子、光引擎、二重邏輯、小福氣和鄭宜農,全都在與性舞台相對的另一個山頭「忘舞台」演出。

「吉娜罐子」的音樂意義明確,就是要帶給這個世界力量與快樂,歌曲結構完整、節奏感強,團員平均年齡大約三、四十歲,是充滿活力的一群,創作語言包含國語和客語,「吉娜罐子」的母語創作理念與「黃子軒與山平快」相同,希望打破大家對客家歌曲的印象,以較流行、輕快的方式譜寫歌曲。「二重邏輯」是長笛與吉他的爵士二重奏,除了將經典流行曲目改為爵士版、cover 爵士歌曲之外也有自己的創作,整體給人的感覺是清新且沒負擔的樂團。小福氣的亮點為翻唱周杰倫的〈以父之名〉以及發表新作〈關渡山上的淒美愛情故事〉,效果器的選音很能勾住耳朵而樂器間錯落的節奏帶出了層次。

我喜歡《海王星》時期的鄭宜農,今晚她在「後花園」有一段不屬於「猛虎巧克力」也不屬於「小福氣」的時間,回到最初一個人帶著一把木吉他在女巫店表演的時候,而這時候的她應該最接近做音樂的初衷以及真實的自我。她為大家帶來了新歌〈獸眠〉與〈冬眠〉並宣佈明年發行的個人專輯將收錄這兩首歌,比起《海王星》,新作的結構完整度更高、旋律也能夠帶動情緒。

鄭宜農〈獸眠〉Live @ Forro Cafe

女巫祭的最後壓軸——王榆鈞與時間樂隊,他們的歌曲是長篇敘事詩,每一個樂句都像詩句一樣細膩地處理,讓每個音符滿載最充實的涵義,手風琴在情緒激烈處放聲嘶啞地唱喊時最為動人。

當夜晚再次來臨,必須不捨地離開三天份的音樂,像是勉強離開冬日的棉被。走向出口,抬頭看見橫批的布條上的字句,再回想台灣近年年輕世代的作為,或許試圖以衝撞改變、或許不一定溫柔但持續堅定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以及台灣獨立音樂在眾多事件中的角色定位,無論滅火器的〈島嶼天光〉,無論由王榆鈞與時間樂隊譜曲動人家書〈媽媽請不要擔心〉,想到這裡,心裡只有感動。

「十年後見,你得要勇健。」布條上是這麼寫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