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 Hsieh
圖片來源:謝震廷 Eli Hsieh

星期一下午,在三創園區五樓的黑膠主題咖啡館,我很榮幸能與新生代音樂創作人謝震廷有一小段時間的對談。週間下午的咖啡館沒有太多嘈雜,背景不時傳來黑膠獨有的溫暖音色,與他的風格搭配得恰如其分,一種真實又帶點懷舊的氣質。謝震廷不太喜歡使用臉書,他認為作為一個音樂人要被看見,應該還是要透過音樂而非任何一個媒體,由此可見他希望音樂保有的純粹以及對音樂的堅持。本次訪談除了聊聊關於他正在進行的新專輯外,也希望透過他的角度和經驗,提供對進入音樂產業有憧憬的年輕人一些建議和看法。(J:採訪者。謝:謝震廷。)

J:目前正製作的這張專輯,應該是除了當年星光錄合輯外,你第一次在錄音室裡努力磨出一張完整的專輯,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特別印象深刻或當初沒有預期到的事情?

謝:有啊(笑),很多是不好的事。譬如說,拿一個最現實點來看,經濟上,我們有請到資金,但在那之前是獨立製作,這可以談到我十八歲的時候很叛逆,跟家裡革命上來台北做音樂,所以在這過程中一直在ㄍㄧㄥ、很逞強的。我的個性在工作上面很苛求完美,可是每個人認知的完美又不一樣,譬如說我們在工作的團隊裡面,我覺得這樣是好的,別人認為這樣才是好的,就會有衝突,要找到共識,這也是種藝術,我是說達成共識這件事情本身也是藝術,我會很想要大家是一致的、整體的,而不是各自為政的狀況。遇到沒有想到的事情,第一個就是金錢上沒有想到說「啊原來會這麼苦啊」,然後第二個就是「啊原來工作夥伴是這樣想的,跟我想的不一樣」,那我要怎麼去解決掉人際上面遇到的困難,在要把這些作品推出去的時候會面臨到的,譬如說資金上的,就真的是很現實的狀況。

J:那時候有想說要募資嗎?像以莉高露之前就有在 Flying V 上募資出專輯。

謝:我有想過啦,我覺得以後可能會有機會可以這麼做,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們拿那個募資的資金是不公平的,對其他募資的人來說,那是他們可以去爭取到的東西,如果我們有別的管道可以爭取到我們想要的東西的話,我們不用去跟人家搶這個,這是不道德的,有比我們更需要的人。

J:聊聊這次專輯裡的音樂。你在 Street Voice 上的音樂,好像幾乎是以吉他編曲為主,那這次的專輯有沒有比較新的和以前不同的元素?

謝:有,非常多。人家認為的謝震廷可能長這樣,可是這張專輯絕對是推翻掉大家以為的樣子,因為其實你說在 Street Voice 上面那個,吉他編曲什麼的,如果你有聽的話你應該會發現歌都是日期,我放上去是在記錄自己不管在生活中遇到朋友的事情也好,或是感情上面的事情也好,或者是自己跟自己的對話,他比較像是一個日記。我會在 Street Voice 上面用那樣的方式呈現,其實跟我很喜歡的一本書叫做《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有關,是丹尼爾・凱斯的作品,因為我覺得那本書在講的東西跟我的成長經歷、人生經歷還滿相似的,所以我也可以說是模仿啦,模仿書中裡面的主角查理,他在書裡面寫的叫做成長日誌,就是進步報告,然後我在 Street Voice 上就是有點像這樣的形式,不過是用音樂呈現。

J:那這次專輯的編曲有和特別的老師合作嗎?

謝:有,前天在聽的是,有一首歌在寫網路跟現在社會的一些亂象,那首歌叫《死地活賴》,編曲我就是找黃少雍,黃少雍是娃娃的 Bass 手,他電子的音樂很厲害,自己也有一個團叫「林瑪黛」。然後還有這一次二十六屆金曲最佳樂團獎的吉他手陳君豪(成績好),他是一個很棒的幕後工作音樂家,也是台灣很棒的吉他手,做過的編曲在線上的有非常多作品,之前是張惠妹的吉他手,然後幫徐佳瑩編過〈明天的事情〉還有他們「佛跳牆」樂團自己的專輯,我這張也有請他幫忙編曲。還有柯智棠,是陳建騏老師那邊的歌手,我也有找羅恩妮幫忙編曲兩首,之前有釋出的〈走〉編曲就是羅恩妮的弦樂。其他的就是我的經紀人跟我自己搞定,我的經紀人也是一個很厲害的音樂人,他最有名的一首作品是陳奕迅的〈你的背包〉。大概就這樣,當然還有跟一些很棒的樂手合作。

J:那你當初是怎麼認識這些人的?因為做音樂人脈上也是滿重要的。

謝:很自然而然地發生,那時候上台北的時候,是為了要做一場十八歲慶生的演唱會,剛好到我經紀人他們的工作室聊天,聊一些音樂什麼的,然後就這樣一路上,他帶著我認識了這些人,所以我覺得我也不曉得是怎麼回事,一切都是音樂,是音樂帶我去認識這些人。台灣的音樂圈很小。

J:我身邊其實有很多想要玩音樂的朋友,漸漸要面臨出社會的問題,我覺得如果他們願意在這上面花時間、努力的話,他們是很有機會成為很棒的音樂人的。以你的經驗,因為你當時就是很勇敢的走了這條路,如果你要給他們一些建議的話⋯⋯

謝:這是你的心聲嗎(笑)?(J:沒有沒有我音樂底子很爛啦)我覺得看你是要玩音樂還是把它當成工作,因為如果是工作的話就真的要非常拚,因為這個行業競爭非常激烈,如果只是玩的話當然就沒有問題。其實玩音樂也是音樂人啊,也是懂得音樂的,就是要看你想以音樂當作你的職業的話,你是想成為喜歡聽音樂的人呢?還是製造音樂的人?我選的是後者,所以我覺得如果大四了又感到沒有感全感、有很多包袱的話,那你就喜歡音樂就好了、玩音樂,不然沒有很堅強的意志力或者是你沒有覺得「不管怎樣,我就是要做這個」的那種決心跟毅力的話,不要冒這個險,因為你的意志力本身就不夠,你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有包袱在身上,你沒辦法全心投入,就會有很多不必要的困擾。誠實面對自己吧。

J:對於我們這個年紀想要進入音樂產業的的人,你有什麼想和大家分享的嗎?

謝:我覺得現在的科技太發達了,所以要認識音樂上的人脈其實超容易的,你在網路上面好好經營你的音樂、創作、找舞台,因為其實現在機會非常多,雖然我覺得現在台灣的音樂環境不是很樂觀,可是其實比較 indie 的獨立音樂的人,想要進入這個行業,其實是有非常多的管道,比起以前那個封閉的年代,就是以前只有三家電視台的那種年代,你想要當藝人或成為音樂人,管道現在多太多了,你只要把作品做好,在網路上面自然而然⋯⋯「你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精彩,天自安排」。我希望做音樂的人是可以這樣想的,把東西做好自然會被看到,不要想說我想紅、我想紅,那樣也可以,但是你就去做那件事情,就是讓自己紅起來,那如果你想做音樂,那你就乖乖做音樂、專心做音樂,想紅就專心去想紅,想辦法紅,那東西不太一樣。

J:那剛剛提到,你認為台灣現在的音樂圈不是非常樂觀,你對現在台灣音樂圈的看法是什麼?或是你覺得應該要怎麼樣改善?

謝:我覺得我這個年紀跟我現在的身份、跟我現在的歷練,去講這個東西,這個題目有點太大了,可能 handle 不住,可是我還是可以提出我的看法。最近 KKbox 提出免費服務,讓我們做音樂的這個圈子有一點反彈,但人的生活習慣已經改變了,譬如說不要管音樂好了,看一篇文章,那是一篇非常棒的文章,但你有辦法看超過三十秒嗎?大家的耐心跟想像力已經越來越退化了,這全部都是息息相關的,音樂也是其中一個。這個問題太大了,我沒辦法給一個很好的答案或改善的方法,就是盡力做好自己的角色,因為還是有很多像我們這這樣子的人在 hold 住,還是有很多愛音樂的人他們是真的愛音樂,他們還是保有以前聽音樂的習慣、傳統的習慣,還是會買唱片,即便越來越少,還是會把 CD 放到電腦裡面去然後跟著歌詞本一起,因為其實時代在變,從以前的卡帶時期,到後來的 MP3 到現在的免費音樂平台,我覺得還是有很棒的音樂在那裡,可是真的有太多太多因為要去迎合這個時代帶來的衝擊跟市場上面的考量,其實你這樣會麻痺耶,你每天看那個電視,吳宗憲跟馮光遠之前不是有上一個節目嗎?雖然我沒有說站在哪一邊,但我覺得他們那一集是非常棒的,提出台灣不管在娛樂產業也好、電視產業也好,其實台灣現在有非常多的問題啦,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政府的問題,因為你看韓國他們非常重視文化,他們把文化改革擺在第一順位,那台灣現在是什麼,不曉得,四不像,中國就是拚經濟,非常發達成功,然後韓國就是,我雖然不喜歡韓國的那種偶像的包裝操作,可是我真的很佩服他們在做這件事情上面是非常貫徹的,那台灣的話,我期盼有一些什麼樣的改變(J:那應該就是要靠我們這些年輕人加油)。我們要成為鐵草莓。

對,我們要成為鐵草莓。

我很喜歡謝震廷提到的,要誠實面對自己,選擇自己最想成就的事情然後毫無顧忌地全心投入。我想,這是我們都需要的。我始終相信興趣可以不只是興趣,每個領域、整體社會的每個環節都需要專家,況且比起從前,我們已不再是一個總是「向錢看」的世代,大家是願意花更多時間在自己所愛的事情以及想改變的事情上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這個世代就只追求小確幸,「九層之台,起於累土」所謂大幸福非一日所能及,而我也相信當我們願意專心在一件事上耕耘,不再為社會認定的光鮮亮麗拐騙的時候,便能成就當初最嚮往的成就。

採訪撰文|邱怡茹 Jessie Chiu
錄影|張翼欣 Anny Chang
特別感謝|徐靖玟 Winnie Hsu

廣告

One thought on “【音樂換人說】謝震廷—為音樂勇敢出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