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578
@松菸誠品黑膠館

忘記在哪裡看過一句令我印象很深刻的話:「你會對在唱片行無意間聽到的歌曲比較有感覺,還是 Youtube 首頁推薦的歌曲?」我心裡的答案非常明白,當然是唱片行。

1991 年 mp3 音樂格式正式發明與標準化,1995 年出現第一款 mp3 播放器,自此可以在電腦上聆聽 mp3 格式的音樂。雖然我出生的年代,可說是躬逢其盛如此巨大的音樂載體革命,但其實我仍然是聽錄音帶說故事長大的,而最滾瓜爛熟的專輯則是周華健的某一捲錄音帶精選,陪伴我國小放學閒來無事的夏日午後 (哎,少子化的悲哀,放學後沒人能一起玩)。長大後想要重新尋找這張專輯回味才發現,周華健似乎根本沒有發行過如此歌曲組合的專輯?大家應該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

再大個一兩歲,開始接觸 CD,回想當初購買 CD 的動機,無非是想要比同學都還早聽到偶像最新發行的歌曲,那時候 KKBOX 才剛出來,還沒有太多人接受付費「租」音樂而非擁有音樂這樣的服務,那些早期購買的專輯裡的每一首歌,即使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接觸了比當時多了幾十倍的歌曲,至今還是能毫不猶豫地不看歌詞唱出來。那時大家都珍惜地重複聽著專輯裡的每一首歌,音樂人也因此用心製作每一首歌曲,而現在,只要有網路,誰都能接收到第一線最潮最夯的流行音樂資訊,去唱片行買 CD 或上網預購,都不比網路來得即時,因此小時候購買 CD 的意義已經完全從生活中消失了。那現在購買實體專輯的理由是什麼?我心中有三個答案,收藏、支持喜歡的音樂人、購買吸引目光的包裝設計。現在的 CD 已經失去了最初也是最主要的「聽」的功能,將 CD 視為收藏品的人以消費者比例來說不在少數,但願意花線上串流音樂兩個多月的租金來收藏一張 CD 的人也不會太多。

對音樂人來說,若 CD 的銷售已無法成為生存主力,則必須倚靠週邊活動來維持平衡。而除了音樂載體的價值改變外,聆聽習慣的改變也深深影響現今音樂發行模式的面貌。逐漸取代專輯的是,一首首的單曲。以前的歌手,大約一年能出一張專輯,現在專輯銷量不好,難以生存,在專輯籌備的空檔,歌手可能會去幫很多活動、電影、偶像劇唱主題曲,以發行單曲的模式持續音樂圈的活動,或時常舉辦、參與現場演出,來達到收支平衡,比起從前,製作專輯的時間與精力,顯然被許多週邊活動分散了,而即使投入心血製作整張專輯,有多少人願意花比一首歌還多好幾倍的時間看待完整的作品也沒有確定的答案。如今對歌手來說,發行專輯的意義,儼然是遞出一紙名片或寄出演唱會的邀請函。

無論音樂發行的模式如何變化,我一直以來還是非常喜歡及欣賞完整專輯才能表達的細膩,例如在選曲、曲序的編排上,一張專輯中收錄十多首風格各異的歌曲,卻首首能抓緊專輯核心彼此關聯,相當不容易,除此之外還要將歌曲依情緒謹慎地放置在專輯中的不同位置,有些專輯甚至會出現第零首歌的安排,也就是 intro,以純音樂演或歌手獨白的形式,引導聽眾進入音樂中,也有 outro 的可能,例如陶喆同名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歌「Answering Machine」是他在美國的電話答錄機錄音,裡頭裝滿家人與朋友的關心,除強調自己的成長背景外,也道出海外學子在外生活的孤寂,以溫馨感人的情緒收尾整張專輯,我很喜歡這樣的安排。而這些都是必須將專輯從頭聽到尾才會明白的事情。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在網路上聽音樂及在唱片行聽音樂的差別,雖然都是無意間被動接收的音樂,卻能帶來不同感受。聽音樂這件事其實非常主觀,與聆聽當下的時空、心情及氛圍有相當大的關係,可以說直接影響我們對一首歌的喜好。對於現在仍堅持買唱片的人來說,除了收藏及表達支持外,我相信希望獲得不同的感動與聆聽經驗,也是原因之一。比起隨意點選網路推薦的音樂,打開 CD 盒、將 CD 取出放進播放器,再慢慢聽完整張專輯的過程,才能感受到一個比較完整的故事。毫無疑問,我仍會繼續進出唱片行,帶回一張張好好說完的故事。

最後,為大家點播一首歌曲,來自陶喆的,飛機場的10:3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