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B’in Music 相信音樂 (借用一下李宗盛大哥美麗的演唱會畫面)

【流行音樂文化課後】系列,是關於這學期上了馬世芳老師的課,之後的記錄整理與隨想。

先不論翻開小學音樂課本最後會看到,收錄在附錄的那些由唐詩寫成的歌曲,對於與詩詞有關的歌曲記憶,大概就從 S.H.E. 的再別康橋開始,這首歌引用並改寫了〈再別康橋〉的部分詩句,內容實際上是在說徐志摩的故事 (最近還有一首跟徐志摩有關我非常喜歡的歌——陳永龍《砂礫》專輯中的〈沒有徐志摩〉)。S.H.E.《Play》專輯發行的時候,我大概國中一、二年級,〈再別康橋〉是專輯中的第七首歌,那是一個大家都還習慣完完整整聽專輯、也還多少會買專輯的時候,所以即使被放在第七首歌,也不會被錯過。

以詩入歌的源頭,可往前追溯到七、八零年代民歌盛行的時候,由李泰祥打頭陣,為齊豫做了幾支曲子獲得成功,包括〈菊嘆〉及〈答案〉,奠定了以詩入歌在民歌時期甚至往後流行音樂中的可能性。民歌時期或許更為人所知的,是由王海玲所演唱的〈偈〉,原為鄭愁予的詩作,後由蘇來譜成曲,而最受音樂人親賴的詩作,非〈錯誤〉莫屬,沒有人不知道鄭愁予筆下的經典名句「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這首詩共譜成了四個版本的曲,分別為李泰祥、李建復、羅大佑和任祥所演唱,風格迥異,為原作創造出了不同畫面與意象。

近期遇到以詩入歌,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香港歌手馮翰銘,無意間聽到〈飲酒〉時真的非常驚艷,後來基於對他的好奇,也聽了《樂章》整張專輯。〈飲酒〉是陶淵明非常有名的詩作,我們對這首詩的理解,大多是以平淡的鄉間風景,襯托出悠然自得、不為世俗所煩憂的心境,而馮翰銘在歌曲裡的表現卻是情緒強烈的,甚至悲愴的,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這首詩背後的含義。其實當時東晉時局動盪,朝廷面臨隨時可能被篡位的不安,而對此,陶淵明其實非常擔憂,馮翰銘將可能更為貼近陶淵明的真實情緒,利用歌曲表現出來,在聽到馮銘翰這首歌之前,其實未曾想過陶淵明的這篇詩作,可能隱含了壓抑、隱瞞真實情緒的元素在裡頭。

有趣的是,透過這些作品可以發現,無論任何一種創作,文學、音樂或繪畫藝術,當他們彼此引用或融合時,時常能產生更震撼人心的效果,又或者,創作者可以以一個通常不被注意到的角度看待原著,並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以自己領略的感受重新詮釋作品。最後讓我們一起來聽一下馮翰銘的〈飲酒〉吧!

補充:

去年十月份,吳志寧發行了一張全以父親詩作改編為歌詞的專輯《吳晟詩歌2:野餐》,由年輕人的角度觀看,賦予上一代的作品我們所理解的面貌,樂曲風格雖不像民歌時期的編曲那樣大、那樣震撼壯闊,但情感真摯動人,特別喜歡專輯當中收錄的〈我生長的小村莊〉,在這裡也放給大家聽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